• “呵呵,大人果然是明白人,那么元某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元洪拍了拍手,“如大人所见,大人所炼制的药液,引起的反响极大,而且这还只是在小城市之中,若是在大城市之中的话,我想只要出现此物,顿时就会被炒到一个天价......所以,我们拍卖场想和先生合作,药材、场地、销路,全部都由我们拍卖场提供,先生只要负责炼制药液,事成之后,我们五五分账如何?”听到杜飞这话,那焦皓的脸色再次一阴,片刻后才冷笑一声道:“很好!既然朋友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那么也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穿着伪装披风的飞将军微微一愣,就冷冷一笑:“既然你知道我,那就最好不过了!”但那并不是正确的扛怪方式,一般坦克在扛怪的时候是不会作出太多的主动躲避的,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张狂那样在主动躲避的时候还能保证极高的输出,坦克在建立仇恨的时候,伤害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坦克一直躲而不输出,虽然减轻了治疗的负担,但仇恨也会变得不稳不过听了李梦瑶的话,张狂却严肃地说道:“那怎么行,当初说好输了的人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个条件,虽然瑶会长很有自知之明,但我没答应你改变赌约的建议吧?还是说,瑶会长你真的想抵赖?”

      一连串的升级提示传了过来,差点把羽凡幸福得晕过去  “我恨天雷!”

分类管理员